绝密四肖中特|四肖中特多少倍
  • 講座報名
  • 最新活動
  • 電子微券
  • 精彩專題
  • 報名須知
孔學堂圖書館
[報名須知]

報名方式:
1.微信報名:用戶需要在微信搜索“孔學堂”,或手動輸入微信號:gyconfucianism,添加并關注“孔學堂”微信公眾號,點擊底部菜單“講座報名”即可進入報名系統(適用于高校學生聽課修學分及市民網絡報名);
2.現場報名:市民可前往貴陽孔學堂文化傳播中心推廣部活動科進行現場報名【詳細】

要“母親”還是要“保姆”?文學教授激辯機器作詩

2019-04-14 06:58 來源:孔學堂網

  本網訊(記者 田鈺琳)“月明清影里,露冷綠樽前。賴有佳人意,依然似故年。”當你讀到這首詩,是否能想到該詩的創作者不是某位古代詩人,而是一個“會作詩”的人工智能機器人?

  其實,機器人寫詩在今天已不算新聞。阿爾法狗完勝人類棋手、微軟機器人小冰出版第一部詩集、大量初級法律文書已經可以由AI代勞、未來機器人有可能取代70%的人類工作......人工智能的觸角正在延伸至社會的各個領域,同時也扯動著當下人們的敏感神經。

2019年孔學堂春季論辯大會開辯

  就在4月13日,2019年孔學堂春季論辯大會以《李白很生氣:人工智能能寫詩?》為辯題,再次觸發了這一關乎人類未來的敏感神經。論辯會上,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嚴壽澂、南方科技大學教授陳躍紅、中南民族大學教授王兆鵬、中山大學特聘研究員程羽黑四位教授針對人工智能能否對文學創作造成影響展開激辯。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胡曉明作學術主持。

  對于文學本身,人工智能可能產生的后果?

  當人工智能寫出第一部詩集的時候,人們發現機器人已經不再是幫助人類打掃庭除的簡單工具,而是可以通過強大的計算能力和深度學習的算法進行“像人類一樣的”創作。面對如此的飛速發展,胡曉明教授拋出了問題:“我們這些詩人以后是不是會失業沒事干呢?那中文系是不是就變成了一個機器的技術而叫“中文技術系”或者“中文人工智能系?”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嚴壽澂

  “取代文學談何容易!”嚴壽澂教授回應道,人工智能背后依然是人在操作,其本質就是數據。這些數據從哪里來,正是千百年過去的作品,可以說人工智能沒有獨創的能力。雖然人工智能有深度學習的能力,但“問題是假定它選出來好的標準是什么?過去認為好的現在標準變了,機器是否知道,這是個問題。”“寫詩的話,人工智能最多是模仿,至少現在還沒有出現優秀的詩歌作品可以跟杜甫之類的媲美。”

  人工智能寫的詩沒有情感?沒有創造性?

  與嚴壽澂教授持相同立場的程羽黑教授進一步表示,“人工智能沒有類似于人類的審美。人工智能寫出的詩,是讓人無法理解的。”他解釋道,我們讀一首詩時,會體會詩句背后的隱喻。但人工智能寫的詩,即使有漂亮的句子,也只能是模仿人組合字句,不可能有隱喻,沒有背后的所指。“詩歌主要是情感,人類的情感機器人是無法計算的。”人工智能寫的只能是低層次的類型文學,很容易代替郭敬明,但永遠代替不了李白杜甫。如果說人的文學是母親,機器作詩是保姆,要母親還是要保姆,保姆能否代替母親,這是問題。

中山大學特聘研究員程羽黑

  對此,王兆鵬教授等都有不同的意見。雖然它目前不能夠理解人類的情感,但是今后隨著物聯網的發展,計算機可以隨時感知我們人的情感。人類情感被計算機感知、記錄并理解甚至悟得,那么人類的情感再幽緲的情感人工智能都能理解。古典詩中的語匯、意象、現成思路本身就已經存貯了情感。人類早就生活在最大的虛擬即文字的文明中。前人的詩文和現成的思路可以有助于激發起一種情感來。像王昌齡的《詩格》,就提到他隨身帶一個專門感發詩意的卷子,用現成的句子或語匯來幫助詩歌的感發。機器寫詩與可以有助于情感的產生。因文生情,恰恰是機器人寫詩的極大優勢。至于創造力,現在作斷言還為時過早。畢竟才短短幾十年的時間。“母親”與“保姆”,不是對立的兩元,不是只有唯一的選項。

  人工智能將產生新的文學類型?

  與嚴壽澂教授、程羽黑教授持相反立場的陳躍紅教授和王兆鵬教授則對人工智能創作抱持積極態度。陳躍紅教授直接指出:“我認為人工智能寫作是一個趨勢,它為我們增加了一個新的文類,這個新的文類不會使過去的詩歌消融,但是新的文類出現,我們為什么不歡迎它呢?”

南方科技大學教授陳躍紅

  “詩是人類的詩性思維、形象思維的語言載體。詩歌上更加有一種非語法不可捉摸性,這是詩人成功的標志。同樣,人工智能創作時,借助大數據、借助詩歌規則的數據庫,借助寫詩的各種情感,那它寫出的詩怎么可以說不是詩?它只是一個新型的詩。”陳躍紅教授進一步舉例,微軟機器人小冰已經寫出3萬多首詩,精選300多首出了一本紙本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在市場上賣得很好;2016年人工智能創作的小說更是入圍了日本“星新一文學獎”,“我們正在經歷一個時代的巨大變化。新的文類正在出現,我們要為我們的職業和我們的文學進行新的思考,而不是守在原來的基礎上一成不變,這樣我們會失去歷史的機會。”

中南民族大學教授王兆鵬

  王兆鵬教授還認為,機器寫詩背后雖然沒有一個活生生的詩人,但可以作為一種脫離創作者而獨立存在的文學類型。“文學里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離開作者是沒辦法理解的;而另一種是離開了作者還是可以理解的,機器寫詩就可以是這一種。”,“機器寫詩其實是一個新的門類,就像我們寫字有印刷體也有手寫體一樣,它不是要替代人寫詩,而是幫助人把詩寫得更好。”

  對于未來文化,人工智能到底是福還是禍?

  機器人“進軍”創作界,這在唐代詩人李白所處的年代是無法想象的,但卻是當下人類所面臨的現實。胡曉明教授也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像稻香老農、九歌、小冰等人工智能已經寫出詩,這是事實。即便它們的水平無法企及李白、杜甫等人,但若是未來出現許多人工智能寫的優秀詩歌,那對整個文學生態也會帶來巨大影響。”

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胡曉明

  那么,人工智能對人類未來到底是福還是禍呢?四位教授分析了人工智能的優劣之后,達成一些共識:一、人工智能一定會帶來文學生態甚至文化生態的重大改變,不應只是自然科學加以研究,人文學科也應及時參與研究,做出對策。二、人工智能文學也有兩面性,必須加以控制和防范。陳躍紅教授認為,人工智能可能會帶來類型化寫作的膨脹,產生大量程序化、數字化的作品供大眾消費,而具有批判性、創新性和繼承性的作品可能會被削弱。嚴壽澂教授則認為,假定人類不控制技術,將來就會造成倫理問題。此外,少數人對技術的控制也會加劇人類財富和權力的不平等。三、人工智能不是狼與人的關系,而是人的物性與物的人性的辯證關系,我們不能用黑白二分的方式來看待人工智能,未來的世界,可能很大的問題是如何人機相處、人機互動,人機互利的世界,無論是情感、創造力與思想性,人機之間都是可以互為緣助的。

論辯主題同樣引發了不少觀眾思考

  臺上學者熱烈討論,臺下不少觀眾也在論辯會后表達了自己的看法。貴州師范大學博士生劉田提出了自己的疑慮:“人工智能的發展帶來了物質生活是的豐富和便利,但是人類的精神生活也能通過技術來提升嗎?我個人是持否定態度。”貴州中醫藥大學學生錢洪元持樂觀態度,“作為醫科生,能體會到技術發展對醫療水平和人類健康帶來的進步。”貴州財經大學劉世遠則認為:“當人工智能真的能替代人類去工作,我們很有可能就會淪為機器人的寵物。因此必須要控制和防范。”

  胡曉明教授在論辯中還提到,“文學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它對我們生活世界的判斷、尖銳的洞察,甚至帶來的批判,因為文學家就是有思想的,就是關心我們的時代、關心我們的人性,關心我們時代所存在的問題。那么人工智能有洞察力嗎?能夠看到我們根本的癥結嗎?”而這一問題,在短短的2小時論辯會中無法給出一個明確答案,或許在未來人類發展中也將是一個無法窮盡的話題。“但論辯會非常重要的宗旨就是不要把現場的結論交給大家,那是教堂的做法。而是充分把一個問題的方方面面的意義、思想、觀念、知識,充分的展開,讓大家在這個地方得到一個思想的集大成,得到一個分析的享受。”

作者:

編輯:余小雨

绝密四肖中特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pk10全天在线计划 熊猫二人麻将技巧 手机版必中快三计划免费版 2018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 北赛车pk10直播安装 北京pk10官网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 安徽时时规则 重庆五星综合走势图